編者按:每個人心裡一畝田,用它來種什麼?種糧種菜種童真。可是城裡的孩子很可憐。他們的身體和靈魂本該離土地最近,卻被鋼筋、水泥、塑料以及汽車、手機、電視架在了半空。
  如果你看到過兩歲女孩在菜園柵欄外渴望的眼神;如果你看到過她喂大臟豬時專註的神情,聽過她的喃喃低語;如果你聽到過她在田野里摔了一身泥後恣肆地歡笑,你或許才會突然記起:童年,是要接地氣的。
  “在這裡,孩子終於可以遠離電子產品、成品食物、成品知識,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可以天馬行空地想象。”一位周末帶孩子去郊區農場玩了一天的父親發現,“原來對孩子來說,玩什麼,都不如玩泥巴。”
  ◎柳娟娟
  我和孩子在農莊種過樹,在木工房做過木工活,煮過粽子,採過艾草,挖過溝渠,他在田裡奔跑、爬行、和泥巴、採野菜、喂動物,他認識了愛笑的曉輝叔叔,給他摘嚮日葵的小寧阿姨,帶他鋪路修渠的海象叔叔,他羡慕能在養雞的院子里撿雞蛋的叔叔……
  我的兒子一歲多的時候,我第一次帶他去爬山,他竟然清晰地說出三個字:“不爬山!”我驚訝地問:“為什麼?”(我和我老公以前是發燒級驢友,怎麼能生出個不爬山的兒子。┒鈾擔骸吧皆唷!薄拔裁矗俊蔽易肺省!壩型粒 背溝孜抻錚�
  孩子是鏡子,真實地反映成人世界。孩子說土臟,那麼一定是成人認為土臟。我們城裡的大人總是讓孩子洗手,孩子手上沾了泥土就會厭惡地說,真臟,快去洗手!孩子在地上爬,大人都會著急地說快起來,地上臟,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反感泥土?
  有一天複習邁克爾·傑克遜,看到MTV里的農人跪在地上,手捧泥土的畫面,我眼眶濕潤。我們的孩子怎麼被我們有意無意地教育成遠離土地的人?
  與此同時,我讀到一則新聞:日本於2008年啟動“兒童農、山、漁村交流工程”,讓全部小學生體驗為期一周的農家生活,參加活動的小學生將寄宿在從事農業或漁業工作的家庭中,協助乾家務並參加當地活動。這項活動在2012年便覆蓋日本約2.3萬所小學。
  我也要帶孩子走進自然,融入土地。
  從此我開始帶孩子參加很多關於土地的活動,而郊區越來越多的農莊恰好提供了這些活動。我和孩子在農莊種過樹,在木工房做過木工活,煮過粽子,採過艾草,挖過溝渠,他在田裡奔跑、爬行、和泥巴、採野菜、喂動物,他認識了愛笑的曉輝叔叔,給他摘嚮日葵的小寧阿姨,帶他鋪路修渠的海象叔叔,他羡慕能在養雞的院子里撿雞蛋的叔叔,仔細觀察技術指導員爺爺如何使用鐵鍬……現在他不僅認識蔬菜、野菜,還能熟練使用鐵鍬鏟土。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已經給孩子的內心種下了熱愛土地的種子。我甚至自己組織了兒子的朋友和家長一起去玩。我想用果實纍纍的土地、烤土豆的香味、帳篷外的蟲鳴狗叫、撒野地奔跑、無所顧忌地燒火、噼里啪啦的木頭燒塌的聲音、爸爸的野外生存故事給孩子幼小的心靈種下一顆熱愛自然、熱愛土地、熱愛生命的種子。那天孩子們玩得很開心,家長們也很開心,所有的孩子都是第一次在野外帳篷里睡覺。
  一位媽媽告訴我,在帳篷里睡覺,開始孩子不習慣小蟲子的叫聲那麼近,那麼清晰,媽媽對她的孩子說,那是小蟲子的媽媽在哄寶寶睡覺,結果孩子很快進入了夢鄉,但第二天清晨,小朋友醒來又聽到蟲子在叫,她對媽媽說:怎麼蟲媽媽哄了一晚上,蟲寶寶還不睡呢?
  我總記得,一位研究中醫的朋友告訴我,什麼叫“窮山惡水”?岩石裸露,泥土稀薄,水死不流。這種地方的人肯定民風惡劣,不可久留。我們生活在水泥森林里,幸好還有這些城市邊緣透氣透水的土地農莊。我珍惜這樣的時光和機會,至少,周末帶著孩子一起打打赤腳走走農田走走綠草地,一起瀉火,想要吵架都難!  (原標題:“遛娃直奔農田 童真完美接地”之“種菜種田種童真”)
創作者介紹

設計裝潢

ku37kutg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