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網曝山西平順官員雷語



向前
向後




渣土堆積在河道
  網曝馬家岩水庫上游有人倒“渣”
  日前,一段關於景區開發商向山西轄區河道倒渣問題的會議視頻在網絡上大熱。視頻中提到,倒渣將直接危及河道下游的馬家岩水庫及下游居民安全。
  記者昨日趕到林州馬家岩水庫,發現其位於山西平順縣的上游河道不僅被水泥路擠占,渣土危及河道的情況也的確很嚴重。
  □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李長需/文圖
  河道被6公路水泥路霸占
  “河道里的這條水泥路,汛期會讓我們晝夜害怕。”聽說記者採訪,山西省平順縣虹梯關鄉碑灘村不少村民聚集過來,不無擔心地說。
  這條道路從該村橋頭起,一直向上延伸了6公里。“主要是為通天峽景區修建的,他們嫌山腳的路不好走,就直接將路修到了河道里。”該村村民劉上飛說。
  這條路有六七米寬,蜿蜒在虹霓河主河道中,一直延伸到通天峽區內。村民說,修建了這條公路後,原本最寬處有三四十米的河道,如今最窄處只有10多米,“河道這麼窄,洪水下來該怎麼辦?”
  “這裡有歷史最高洪水線。”山西省平順縣虹梯關鄉碑灘村村民劉上飛,指著村子沿河最高處的一處房屋說。這個房子外牆底部,畫了一道紅線,並被註解為“歷史最高洪水”幾個字,同時還寫有“洪水威脅區”字樣。
  “虹霓河河道有100多公里長,流域有1000多條支溝,一下暴雨,這些溝里的水全集中到虹霓河裡,水勢嚇人。”劉上飛說,這是村子沿河最高的一處房屋,在爆發最大洪水時,這座房子被淹沒到了牆根近一米處,其下沿河的房子,則很難幸免。
  在村民記憶中, 1975年的大水和1988年的大水帶給他們的傷害,至今仍是心底深深的痛。
  村民三次阻擋修路
  “河道修的路是用修高速的渣土鋪墊的。”在該村28名村民聯名簽字的舉報材料上,舉報該村書記兼村主任許天保往河道拉渣土及使用威脅欺騙手段,為景區徵用村裡土地。該材料中說,在去年9月份左右,許天保組織五六輛車日夜不停地從上游高速工地,拉了一萬多方廢渣,直接倒在主河道內,賺取高速三標段每立方米十幾元的排渣費及通天峽景區每立方米幾十元的買渣費,而不顧本村村民生命。
  “後來,我們才知道是在河道里修路,就組織村民阻攔了三次。”劉上飛說,因村民阻攔,路一直沒修。有幹部找到村民勸說,並說幾十年也發不了那麼大的洪水,但村民問其敢不敢保證,他不敢回答。
  公路直到今年四五月份重新開始修,因為有警察在,村民們才沒敢出面攔截。“但我們一直在反映問題,和梯後等幾個村甚至到中紀委上訪,就是為了保證能夠不提心吊膽。”舉報的村民說。
  記者聯繫許天保,求證其往河道里排渣事情真假,許避而不答,只讓問政府;而平順縣新聞中心主任申平廣則稱,這是景區的事兒,縣裡並不知情;而景區,則讓詢問縣裡。
  究竟有多少渣土威脅河道?
  在村民眼裡,一旦爆發特大山洪,將禍及景區下邊的7個村莊及下游河南境內的馬家岩水庫。明明知道如此,但領導依然拍板不顧他們的死活,近日一段視頻中的內容,這幾天也在村民中流傳,村民忐忑不安的心情,在採訪中不時流露。
  對於政府回應中提到排在主河道中的渣土有上百萬立方米,有曾在高速公路工地攬過活兒的村民質疑,這個數字應該是“九牛一毛”。根據他的瞭解,每個隧道的直徑均是10米到11米,算算有多長隧道就知道了。虹梯關隧道長約13.6公里(大約有一半渣土倒在了河道里),鳳凰嶺隧道長約3公里多,關家嶺大約1336米(一半在河南),碑灘長1236米,還有各自數百米的龍柏庵隧道和梯後隧道。而且這些隧道挖出的渣土,一些倒在了主河道里,另一些則倒在了支溝里。
  “他說的100萬立方米應該指的是主河道的,支溝里更多,也沒法估計。這些支溝里的渣土,一下大雨肯定會衝到主河道,衝到河南,河南受害,沖不到河南,當地百姓受害。”這位村民說。
  記者將村民的疑問向平順縣新聞中心主任申平廣轉達。他表示,究竟向主河道和支溝倒了多少渣土,縣裡並不掌握,這是長治高速的事情,他們無法回答村民的疑問。
  截至發稿,記者未能和長治高速部門取得聯繫。
  支溝里的渣土山
  究竟在主河道和支溝倒了多少渣土,在當地村民的帶領下,記者前往現場查看。我們沿著虹霓河上行,走到梯後村東南,距通天峽景區大門不遠的李登溝(音)溝口,遠遠就可以看到三四十米高的渣土幾乎把溝口填平,爬上渣土山向里走,發現渣土堆得比溝口還要高,一直向溝內延伸近千米。
  “這一片大概就有幾十萬車,一車裝30立方米,你算算得有多少。可以說,隨便一個溝,都有他說的那個數。”一熟悉工程的村民估計。
  令村民擔心的是,這裡的渣土僅在底部砌了幾米高的石牆,向上部分則是毫無攔擋措施。“下雨小了沒有事兒,但如果下跟1975年那樣的暴雨,這些渣土肯定都會被衝到溝口的主河道里,那河床得抬多高,我們村就完了。”住在距此不遠的梯後村的馬大爺說。
  在虹霓村一側的秋房溝溝口,緊臨著服務區一側的渣土山像一座數十米高的大壩,向溝內延伸了很遠。有村民稱,這座渣土大壩占用了村裡20多畝土地,“堆在這裡,下大雨肯定會向河裡沖刷”。
  有些渣土被墊在了河道里
  再向下游走大約幾里地,河道對面的高速路下,共有三處從高速路直接傾倒渣土入河底的地方,遠遠看去,像陡峭的山體地震之後的“滑坡”,一直垂直到河道底部。當地的村民說,這是修高速公路時直接把渣土推到河道里形成的。
  中間的那條“滑坡”,大約有150米寬。在其底部河道上,有一輛鏟車正往貨車上鏟土,另外兩輛貨車拉著渣土向下游駛去,顯然正在清理這些渣土。而記者也發現,該清理點向上游方向的河道,明顯高了不少,有一段河道顯然堆著渣土的土堆。一位路過的村民說,一些渣土直接堆在了河道里,把這一段的河道墊平了。
  再向前走大約兩公里的河道拐角處,是另一條“滑坡”地,渣土從隧道口直接堆積下來。而其底部連接的是一塊數十畝大小的河岸,這裡的河岸被渣土壘起了很高,從河道裡拉出的渣土也不斷地往這裡堆積。正在裝卸渣土的卡車司機說是要在這裡築壩,至於如何建築,他則不願回答。
  路過此處的一名村民說,這裡是個河道拐彎處,渣土放在這裡容易受到沖刷,從而流到下游四五公里遠的馬家岩水庫里。
  粗口事件中的馬家岩水庫安危
  10月24日網上熱議的“山西平順縣政府會議視頻”中,山西平順縣長主持關於向虹霓河道非法倒入百餘萬方廢渣辦公會。在視頻10分30秒時,交通局長語出驚人:“一旦有水患,只要衝不了我家,沖了XX馬家岩,淹了河南關我X事!”縣長指示在場媒體不能向外報,因不符國家規定,並要求官員睜一眼閉一眼。
  視頻中所反映的渣土問題,會否對馬家岩水庫造成影響?
  □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李長需/文圖
  官員粗口曝出河道渣土問題
  視頻顯示,山西平順縣長主持一個關於向虹霓河河道非法倒入百餘萬方廢渣,抬高虹霓河床,阻塞河道的辦公會。
  會上,水利局長首先講明,抬高河床、阻塞河道帶來的後果是一旦有十幾年前的水患,下游七個村和河南馬家岩水庫就不存在了。交通局長為顧及本縣七個村莊也反對在上游倒渣,但對下游已倒入河道的80多萬方廢渣的解釋是:“那部分渣,一旦有水患,只要衝不了我家,沖了雞巴馬家岩,淹了河南關我X事!”
  縣長聽完上述兩官員彙報後說:“這件事我明白了。”並指著在場的媒體說:“這個事媒體不能向外報,如按國家的相關政策和規範,這事肯定不是這種做法。”然後又對開發商講:“你們要解放思想,不要在理論上探討這個事,不能把他們裝進去(指水利局)。你找他們批,他們非得搬出本本來辦,(指法規)就算我今天把他免了,換個張局長、李局長,他們還得這麼辦。”隨後縣長拿著開發商的方案對在場的官員們講:“就按他們這個來吧!我聽著還X麻煩哩,你們睜一眼閉一眼把這個事弄了算了,就這!”
  最後在縣長的拍板下,為保本縣七個村不被洪水威脅的官員也放棄了原則。縣長還在會上親自為違法工程打包票講:“手續的事情,你們不要怕,在山西什麼沒有都能幹!”
  影響景區建設討論渣土問題
  這段視頻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關於該事件,平順縣新聞中心主任申平廣承認,確有此事,官員也確實說了粗話,這些話不太合適,對平順的影響也太惡劣。其實這些會議的主題並非專門討論渣土的,其中第一個會議針對的是2011年6月9日平順縣政府在通天峽景區召開的項目協調會,主要是研究解決平順縣通天峽景區開發建設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視頻的河道部分是2013年8月平順縣虹霓河道正在治理的一段。
  申平廣說,開這些會議時,當時在場的有景區方,有平順縣的相關政府部門,高速公路建設方並不在場,之所以說到渣土處理問題,是因為高速公路施工方傾倒的渣土影響了景區的建設,所以才討論這個問題。“至於如何影響到景區,你可以問景區”。
  申平廣說,其實從視頻看,從水利局長到其他人對棄渣問題還是非常重視的,認識也都是一致的,對馬家岩水庫的影響也是重視的。他們曝出粗口是在開會的間隙時發生的,這個也不是開會的主題。
  事發後,已由縣長升任縣委書記的吳小華對自己所說的一些不恰當的話,主動向上級做出了檢查;而說粗話的縣地協辦主任郭忠勝(原縣交通局局長),組織上已對其進行了嚴肅批評和誡勉談話,他自己也深感後悔,最近關了手機,連我們也聯繫不到了。
  “不能影響兩家的好關係”
  在事發次日平順縣所發的情況說明中提到,網傳視頻中顯示的虹霓河道上的石渣系高速公路建設中部分施工標段堆放。目前已完成清理工程總量的80%。
  對於已經清理了80%這個數字,有不少村民提出了質疑,說有10%就不錯了。申平廣對此回應,至於100多萬方數字準不准確,還得問高速公路部門,是有幾個大點的,不過主河道現在看不見多少了。至於下一步如何對河道渣土進行治理,這都是長治高速公路修建部門的事兒,縣政府說了不算,還得聽高速公路修建部門的方案,他們聘請有水利專家,應該有權威的方案。從縣政府的角度考慮,也是希望能夠確保河道的暢通安全,目前正在積極開展協助清理工作。
  至於河道渣土會否構成對馬家岩水庫的影響,申平廣說,應該說這已經構成了隱患,至於到底能夠構成多大威脅,這個很難說。今年夏天發了一次水,可以調查一下到底造成了多大影響。
  申平廣說,事實上,平順縣跟林州市的關係非常好,平順縣好幾個鄉的人都是從林州搬過來的,他們老家都在林州。林州市宣傳部一位負責人也強調了和平順的良好關係,也不希望個別人的話對兩家的關係造成傷害。當然,他們也比較關註渣土會對下游的水庫產生多大的影響。
  會否對水庫造成安危
  在整個事件中,爭論的一個焦點是這些堆積在河道的渣土是否會對馬家岩水庫形成威脅?
  馬家岩水庫的修建,是為紅旗渠解決水源問題。從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紅旗渠的引水量出現滑坡,1999年僅為6304萬立方米,創下紅旗渠引水歷史的最低紀錄。2000年,紅旗渠斷流長達68天,當年的引水量僅為6542萬立方米。這樣,林州市的水資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為了給紅旗渠補充水源,2002年8月,河南省發改委批准馬家岩水庫工程立項。水庫的選址定在濁漳河在林州的一條支流——虹霓河的峽谷中,2004年5月8日動工,2010年8月建成開始蓄水。按照設計水庫建成後,將多年平均可向紅旗渠補充3518萬立方米的水量。
  按照當地不少村民的說法,如果虹霓河中的棄渣都沖入馬家岩水庫,可能毀掉該水庫。對此問題,林州市水務局副局長張勇保說,他們也是最近才從網上知道向河道里倒渣這個情況的,他們有這種擔心,但由於河道管理屬於行政區域管理,林州市河務局對其棄渣的具體位置和具體情況並不瞭解。至於對馬家岩水庫到底產生多大的影響,這是個技術的問題,需要技術部門根據水的流量、渣土量等,比如多少流量能推動多少渣土量等,通過評估才能確定其是否產生影響,影響究竟有多大。他們相信平順方面會進行細化和監督,並能夠進行最終的整改。能解決好這個問題,馬家岩水庫心裡也踏實了。至於對馬家岩水庫下游百姓到底有多大影響,張勇保說,這個相對影響小一些。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設計裝潢

ku37kutg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